图片 1

best365官网

亚足联亚洲杯归化球员引热议 那条路适合中国足球吗?-地点网

18 5月 , 2019  

图片 1奥马尔因伤无缘亚洲杯(图右)

亚洲杯1/8淘汰赛战火重燃。在绿茵场刀光剑影的间隙,不妨让我们静心思索,本届比赛有怎样的信号值得国足留意。仁者见仁,不过,归化球员一定是那道绕不过的命题。

亚洲杯小组赛中韩大战媒体看台上,一位来自亚足联的记者一直询问中韩两国记者一个相同的问题:“你们国家球员为什么都是本国人?”

稿件来源:足球报

所谓归化球员,是指在出生国籍以外自愿、主动取得其他国家国籍的球员,与技术移民相似,吸引合法化“外援”。本届亚洲杯,各队总共征召了86名归化球员,占参赛球员总数的15.4%,曾经的“少数群体”,如今渐成舞台主角。

看起来,在本届亚洲杯上归化球员盛行的情况下,这也成了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

记者寒冰报道
2019年是首届扩军到24支球队的亚洲杯,与2016年扩军的欧洲杯一样,挤进了不少水准较低的菜鸟球队,例如首次入围决赛圈的吉尔吉斯斯坦,菲律宾和也门,2000年以来首次入围的黎巴嫩,以及时隔15年重返决赛圈的土库曼斯坦。相比“注水”不少的赛事,本届杯赛最大的看点,还是已成为潮流的归化球员。

未来,归化之法注定会被更多球队效仿,待到下届亚洲杯开战,归化球员只多不少。中国足球到底应该怀着何种心态,面对这股亚洲足坛新潮?

这并不是一个太好回答的问题,至少解释起来比较费劲,我的同行,搜狐体育的裴力想了一下,简单回答道,“也许中国人比较传统。”

据不完全统计,24支参赛队中,至少有17支球队有归化球员增添实力。只有包括中国队在内的7支球队,没有请来“合法”外援,2/3的参赛队都有归化外籍球员,让归化成为亚洲前所未有的普适政策。24支球队注册的552名球员之中,至少有86人是确定的“归化”球员,占全部球员数量的15.4%,几乎是1/6。

17支参赛队征召归化球员

过去十几年时间,从世界杯到亚洲杯,归化球员就一直是外界关注的话题,这几年,中国足协也开始关注并愿意尝试归化球员,但实际操作过程中,我们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归化”外援,西亚更疯狂

2019年,亚洲杯正式完成扩军,入围正赛的球队由此前的16支增至24支。而在扩军背后,也蕴藏着球队两极分化降低比赛质量的风险。除了拥有归化球员传统的强队之外,一些实力并不占优的球队为快速提升硬实力,也纷纷走上归化球员的“捷径”。据统计,本届亚洲杯24支参赛球队中,有多达17支球队征召了归化球员,这无疑也创造了亚洲杯新纪录。

图片 22019年1月11日,阿联酋阿布扎比,2019亚洲杯小组赛C组,菲律宾Vs中国。本文图片
视觉中国

本届亚洲杯归化外援人数最多的国家队是菲律宾,23名球员之中有21人是归化外援,只有首次入选的第3门将比亚诺瓦,替补前锋贝迪克是本土球员。菲律宾的归化政策已推行超过15年,主要搜罗遍布欧洲的菲律宾混血后裔球员。从最早的英格兰,逐渐转战到近年成为主流的德国。队内有6名球员来自德国,几乎都在中前场,极大提升了球队的实力。

相较之下,包括中国在内的4支东亚球队对球员归化问题较为保守,而西亚、东南亚等地区球队均已将归化政策纳入“常规操作”。

86名归化球员还能再分类

此外,菲律宾还有包括队长菲尔·扬哈斯本在内的5名来自英国的归化球员,西班牙排名第3,有中超球迷熟悉的前河南建业外援帕蒂诺,以及菲律宾国家队两位主力后卫A·席尔瓦和德穆尔加。而在门将位置,虽然效力英超加的夫城的埃瑟里吉落选,菲律宾还是有2位来自丹麦联赛的归化门将坐镇。此外,队内还有来自荷兰,日本,美国和匈牙利的归化球员,是本届亚洲杯归化球员人数和覆盖区域最广的国家队。

图片 3菲律宾队23人大名单中,包括21位归化球员。视觉中国

通常来说,所谓归化球员,是指在出生国籍以外自愿、主动取得其他国家国籍的球员,与技术移民相似。

虽然菲律宾拿到两个归化球员的单项冠军,但归化球员分布最集中的还是西亚。卡塔尔、巴勒斯坦、约旦、黎巴嫩、阿联酋、伊拉克都有归化球员助阵,甚至近年饱受内战之苦的叙利亚,都能从荷兰国少队挖来归化中场奥斯曼。只有传统上不算强势的巴林、也门,以及近年一直致力于本土化的沙特阿拉伯,没有归化球员。而且,巴勒斯坦(12人)、卡塔尔(11人)、约旦(9人)和黎巴嫩(8人)的归化球员数量也非常惊人。考虑到4年前一战成名的“海湾梅西”奥马尔都是阿联酋的归化球员,球迷们就知道西亚的归化力度有多大了。

与中国同处C组的菲律宾三战皆墨小组垫底,但他们却至少占据了一个亚洲杯“头名”之位。球队23人大名单中,包括21位归化球员,只有首次入选国家队的第三门将比亚诺瓦和替补前锋贝迪克是土生土长的菲律宾人。比谁家的归化球员更多?菲律宾人的字典里没有“怕”字。

本届亚洲杯,各队总共征召了86名归化球员,占参赛球员总数的15.4%。

因为卡塔尔在本世纪初闹出的埃尔顿式“闪婚”归化,西亚球队近年对归化球员的选择非常谨慎,尽可能选择血统优先,以及在本土联赛长期效力,符合国际足联归化标准的外援。因为近年中东难民大量涌入欧洲,从已定居欧洲的难民中寻找接受过当地正规足球训练的球员,是这些国家提升实力的捷径。

与菲律宾“一家独大”不同,西亚球队成为归化球员分布最密集的地区。巴勒斯坦、卡塔尔、约旦、黎巴嫩等队都手握大批归化球员。上届亚洲杯上一战成名的“海湾梅西”奥马尔同样是阿联酋的归化球员。甚至,近年饱受内战之苦的叙利亚都从荷兰国少队挖来归化中场奥斯曼。

归化是一个大的概念。细分来看,有些球员属于混血球员,典型的例子就是菲律宾。菲律宾归化的球员中大部分都是双亲之一是菲律宾国籍,同时菲律宾也承认双重国籍。

4年前亚洲杯一战成名的“海湾梅西”奥马尔,就是因也门战乱逃亡到沙特,辗转阿联酋,最终成为这个国家有史以来身价最高的本土球员。遗憾的是,奥马尔因伤无缘本届赛事,令东道主取得佳绩的概率大大降低。目前的阿联酋国家队,3名归化球员都是来自阿拉伯其他国家,包括同样来自也门的中场M·阿布杜拉曼,以及来自阿曼的队长前锋玛塔。

图片 4“海湾梅西”奥马尔

这样,这批在欧洲踢球的球员就很容易申请到菲律宾护照,然后获得代表菲律宾比赛的资格,同时也不会影响他们在欧洲踢球。

“难民”助力西亚弱旅

归化球员也需“因地制宜”

移民球员也是其中一种,这方面世界冠军法国队就是一个很好的模板。

因中东长期战乱,大量阿拉伯难民逃亡欧洲,为巴勒斯坦、黎巴嫩和约旦这样的国家提供了丰厚的归化人才基础。西亚归化球员最多的是巴勒斯坦,总计多达12人,其中8人是最近半个世纪阿以冲突中逃到欧美的难民后裔,他们大多已与当地社会融合,因混血身份得以归化。巴勒斯坦难民曾在智利定居,并在当地成立巴勒斯坦人俱乐部,参加智利甲级联赛,巴勒斯坦国家队就有4名归化球员来自智利,包括后卫诺拉布埃纳,中场坎迪亚纳,坦布里尼和前锋伊斯拉梅。

亚洲杯扩军,令不少亚洲杯稀客曙光重现。但亚洲地区足球发展现状参差不齐,很多实力国家为了实现冲入亚洲杯的既定目标,方才将目光投放到海外球员身上。不过,通过大赛检验,归化球员效果高下立判。倚仗“外来人口”冲击亚洲杯的球队中,只有卡塔尔与约旦顺利杀入淘汰赛阶段,反观菲律宾、巴勒斯坦、黎巴嫩,则只能在小组赛中充当“炮灰”。

在亚洲国家中的代表则是卡塔尔。这支球队中有很多非洲球员,典型代表就是小组赛三场比赛打进6球的阿勒莫兹·阿里。这批球员的父母一直在卡塔尔生活,他们也出生于卡塔尔,从小在卡塔尔接受足球训练。

尽管他们早已是移民二代甚至三代,完全智利化,还是符合归化条件。近期,曾有过中国俱乐部试图归化智利的2名有华裔血统的球员未果,反倒是巴勒斯坦人走到了前面,并取得了成功。此外,巴勒斯坦还有4名归化球员来自以色列,是以色列境内的阿拉伯人,原本可代表以色列,不过更愿意为巴勒斯坦踢球。

信息化时代里,世界各地之间的距离被无限拉近,即便远隔万里,好苗子也会在极短时间里被公之于众。再加上招揽外地球员早已不是新鲜事,真正优秀的球员大多“名花有主”。剩余球员中,免不了“鱼龙混杂”,如何确保归化球员的高水准,又是摆在一众国家面前的难题。

还有就是后裔球员,越南队门将邓文林父亲是越南人、母亲是俄罗斯人。他从小在俄罗斯开始踢球,后来返回越南发展。

卡塔尔没有继续招募乌拉圭裔的前锋老将索里亚,以及巴西与日本混血的罗德里戈·田畑,志在球队的年轻化。卡塔尔的归化政策也发生了根本变化,开始全面倾向于血统第一,11名归化球员有9人来自血统相同的阿拉伯国家,遍布也门、埃及、阿尔及利亚、苏丹,他们也都有不少来自战乱后的难民。只有后卫洛洛来自葡萄牙,以及出生在伊朗的中场莫埃因例外。

即便找到了心仪的目标,新的烦恼又会不请自来。亚洲各地球风迥异,历史、文化等因素共同影响下,菲律宾能够近乎全盘接受归化球员的“大杂烩”,除此之外,各队基本保留了自己本土化的足球元素。这时,想让归化球员顺利融入环境,与本土球员无缝衔接,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最后一种就是纯粹的归化球员,之前几届世预赛,曾经多次让中国队吃到苦头的卡塔尔前锋塞巴斯蒂安就是典型。

除了巴勒斯坦,黎巴嫩和约旦也有大量归化球员,黎巴嫩主要立足于从欧洲寻找难民后裔,归化球员分布广泛,来自保加利亚,挪威,丹麦,瑞典,德国,甚至还有出生在科特迪瓦的混血球员。约旦虽然也有9名归化球员,但情况比较特殊,巴以冲突爆发后,大量巴勒斯坦难民逃到邻国约旦,被临时安置在首都安曼郊外,经过半个世纪形成人口高达数十万的难民营。这些难民甚至组织了足球俱乐部,参加约旦联赛,而约旦的归化球员之中就有8人是来自巴勒斯坦难民营。伊拉克唯一的归化球员普特罗斯,也是逃到丹麦的亚述人后裔,选择了为伊拉克效力。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正视自身定位,“对症下药”寻觅归化球员,才是各队最高效的引援方式。一味依靠数量累积堆砌而成的“大杂烩”,只会为球队当初的盲目选择付出代价,这也是亚洲杯给中国足球上演的生动一课。

作为乌拉圭球员,塞巴斯蒂安经过“运作”代表卡塔尔比赛,前些年卡塔尔习惯这样的路数,巴西前锋埃莫森也一度被归化。

东亚依旧“少而精”

中国足球“归化之路”前景几何?

图片 52019年1月17日,阿联酋,2019亚洲杯小组赛E组,沙特阿拉伯0-2卡塔尔。卡塔尔的阿勒莫兹·阿里庆祝进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