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best365官网

沙特足球协会进行限薪令 封顶年薪23100000也有华侈税

4 5月 , 2019  

图片 1世界杯沙特赢了一场

  世界杯揭幕战,沙特溃败于俄罗斯。当时我有一个疑问:不只是中国,是否整个亚洲球队与世界足球水平在拉大?小组赛三轮战罢,亚洲四队(不含澳大利亚,不算亚洲国家)交出了可堪欣慰的成绩单。日本、韩国、伊朗、沙特均取得过胜利,尽管只有日本一队出线(非洲5队无一出线),但是有韩国战胜卫冕冠军德国这样的经典战役,并且无一支球队在其所在小组垫底。小组赛阶段,从队均积分、队均净胜球、队均失球等几个关键指标看,亚洲球队全面优于非洲(5支,全军覆没)和中北美洲(3支,一支出线)。

记者崔宇报道
10月26日,在沙特2比1逆转埃及,昂首出局后,沙特足协发布公告,修改沙特职业球员工资政策,通俗来说,就是发布限薪令,不过,仅限于本土球员,而这,只是沙特举国改革背景下的一个小动作。

  亚洲各队旅欧军团盘点

  强行划分三档

图片 2

按照沙特足协的新规定,对本土职业球员实行限薪,各俱乐部工资被强行分为三档(ABC),球员签约时,合同期限都不得少于3年。

足球解说员、体育投资人、合力万盛CEO、铁杆球迷武雪松先生。

其中,A档,月薪不超过15万沙特里亚尔(约合26万人民币),签字费不超过沙特120万沙特里亚尔(约合211万人民币),这类球员,每俱乐部最多为6人;B档,月薪不超过10万沙特里亚尔(约合18万人民币),签字费不超过100万沙特里亚尔(约合176万人民币),这类球员,每俱乐部最多为10人;C档月薪不超过7.5万沙特里亚尔(约合13万人民币),签字费不超过75万沙特里亚尔(约合132万人民币),此类球员,人数则没有限制。

  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就是亚洲各队的海外军团,特别是旅欧球员。简单盘点一下:

从沙特足协的规定可以看出,限薪令实行后,本土球员年收入最高也就是135万沙特里亚尔,也就是238万人民币,这一收入,这和目前的普遍收入相差较大。

  日本:全队23人中,15人效力于欧洲联赛。第一场对阵哥伦比亚、第二场对阵塞内加尔、1/8决赛对阵比利时的首发11人中,只有昌子源一人效力于国内联赛,其余10人均效力欧洲联赛;创纪录取得的6粒进球全部为旅欧球员打入。

沙特足协同时表示,此限薪令仅限于新签的球员或新合同,旧合同照常执行。

  韩国:尽管旅欧球员数量本届世界杯呈下降趋势,队中只有孙兴慜、李青龙、寄诚庸、具滋哲等效力于欧洲的数位名将,但是涌现了黄喜灿、李昇佑等在欧洲崭露头角的新秀并在世界杯上获得了宝贵的经验。毫无疑问,当今亚洲第一球星当属孙兴慜,各种磨练使他获得了长足的进步,他的实力在亚洲鹤立鸡群,也是唯一单兵作战能够威胁到欧美列强的亚洲球员。

同时,注册人数上,沙特足协规定,允许各俱乐部在规定的注册期内,注册5名新球员,本土和外援均可,但每阶段的35人名单,必须有30人是固定的,这意味着,新赛季的沙特联赛,将允许注册35人,就在6月初,沙特足协公布新外援政策时,注册人数已从28人涨到30人。

  伊朗:几位在欧洲二流联赛效力的球员起到核心作用,加上老谋深算的奎罗斯,伊朗作为亚洲的“鸡首”实力不输欧洲的“牛后”。来自阿尔克马尔的贾汉巴赫什是上赛季荷甲的金靴;同样来自荷甲的名将戈钱内贾德;还有“伊朗梅西”效力于俄超喀山红宝石的阿兹蒙;来自希超的安萨里法德、哈吉萨菲也是重臣。他们不仅力克摩洛哥,也让西班牙、葡萄牙两强头痛不已。

此外,沙特足协还规定,将收取“奢侈税”,具体额度为各俱乐部球员现有合同剩余部分收入的50%,不过,这部分不是收缴归足协所有,而是返还各俱乐部,用于发展青训。

  沙特:沙特足协之前联系一些西甲及欧洲联赛的俱乐部,自费把9名国脚送到欧洲历练,但是能上场比赛的不多。然而在第一中锋萨赫拉维哑火之后,两位在西甲获得出场机会的球员法赫德·穆瓦拉德(莱万特)和萨勒姆·多萨里(比利亚雷亚尔)挺身而出,挽回了沙特足球的一些颜面。

沙特足协发布公告时要求,各俱乐部主管部门,必须严格按照公告中的规定执行。

图片 3

对于沙特足协的规定,外界评价不一,一位深谙海湾足球的人士表示,这不是沙特足球自身单纯的变革,“这其实是沙特举国改革背景下的一个小动作。”

  张玉宁(左)牵手海牙足球俱乐部,双方都有好的心态。图为荷兰海牙足球俱乐部主席王辉将97号球衣颁发给张玉宁。

  私有化已开始

  小结:在职业足球发展全球化与欧洲中心化的今天,世界杯上亚洲各队能走多远,基本取决于在欧洲高水平联赛效力的球员的质量和数量。

2015年4月29日,沙特政局发生变动,年初刚被任命为沙特王储的穆克林亲王被废黜,国王萨勒曼的侄子穆罕默德·本·纳伊夫接棒,萨勒曼年仅30多岁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成为副王储,他身兼数职,包括国防部长,他也被认为是最有希望登上王位的人。而在2017年6月21日,萨勒曼宣布废黜王储纳伊夫,由儿子穆罕默德接任。

  沙特足协新政:全面限薪,鼓励球员出国效力

穆罕默德被视为改革家,他上任后的重点,就是执行2016年4月发布的“沙特2030愿景”和“国家转型计划”,该计划的中心思想是经济转型,减少对石油等天然资源的依赖,大力发展金融业,利用自身地缘优势,实现多元化发展。同时,打造一个“温和”、“开放”的沙特,这其中,有诸多和体育以及足球有关的内容,包括未来在国内兴建500座体育场,推行体育俱乐部私有化,承办国际体育盛会,希望通过体育产业的发展推动经济发展,创造超过4万个新岗位。

  根据马德兴老师的报道,沙特足协已经正式宣布:从新赛季开始,沙特职业联赛实行全面限薪,大幅降低沙特球员的收入。同时,鼓励沙特球员走出国门:“要挣大钱,就去国外俱乐部挣!”

沙特希望提升本国足球的整体水平,他们的目标是到2020年,把沙特联赛打造成世界第7大联赛,而这次的限薪令和奢侈税,只是计划中的一小部分。

图片 4

过往,提及沙特足球和联赛,财大气粗是唯一的形容词,当年的伊蒂哈德,横扫亚洲,靠的就是巨大的财力吸纳的超级外援以及本土精英,如今却面临困境。

  正是首场比赛0∶5的溃败,让沙特足协知耻而后勇。

应该说,沙特能打进俄罗斯世界杯,国家队水平依旧是亚洲一流,但其联赛,却有些不堪。

  从沙特国家领导人和体育决策人的角度来看,沙特队在本届世界杯的表现是不可接受的。痛定思痛,他们终于动真格的了。首先是王储自掏腰包,一次性解决沙特各家俱乐部多年欠薪的问题(共3.4亿美金);其二就是限薪令。现在沙特本土球员中,特别是国脚年薪超过1000万沙特里亚尔(折合人民币1764.4万元)不在少数。而限薪令把球员的收入分为三档,分别为:120万里亚尔(折合人民币211.73万元);100万里亚尔(折合人民币176.44万元);75万里亚尔(折合人民币132.3万元)。

从上座率来说,即使有希拉尔、纳斯尔、阿赫利以及伊蒂哈德等豪强对阵,堪称德比的比赛,能到现场看球人数,也只有6000左右,非常冷清;而从财务上来说,由于球员(包括本土球员)工资很高,很多俱乐部都陷入了“经济危机”,其中,伊蒂哈德负债达到了3.1亿沙特里亚尔(约合5.45亿人民币),纳斯尔为2亿沙特里亚尔(约合3.5亿人民币),为此,其后台老板(也就是各王子),不得不自掏腰包赞助球队,伊蒂哈德主席、费萨尔·本·图尔基王子就拿出了1500万沙特里亚尔(约合2639万人民币),用于维持球队的正常运营。

  今年8月,沙特所有俱乐部的球员合同都要重新签订,原有合同都要废除,其50%所余金额作为违约金由沙特足协支付给球员。沙特足协表示,这样做的主要目的:一是为了让沙特的职业俱乐部在管理、经营等各个方面走向正规化、职业化,俱乐部要做到自负盈亏,不能总是负债经营;二是促使球员走出国门,去海外效力。“我们必须树立一个观念,就是如果想要挣钱,可以,那么就应该去国外踢球、挣钱。”
这番表态来自沙特足协副主席加拉布。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债务问题,导致2018原本拥有3+1参赛名额的沙特,最终只有2支球队被允许打亚冠,包括伊蒂哈德,都没有拿到参赛执照,事实上,沙特联赛的16支球队中,有12支都申请了亚冠执照,但只有5队拿到,原本,失去的资格是可以替补的,但由于替补者排名太差(亚足联规定必须在上半区),只能浪费。

  中国的现状与沙特相似

而在亚冠上,沙特球队也是战绩糟糕,阿赫利虽然小组赛4胜2平不败以小组第一晋级16强,但1/8决赛却被卡塔尔的萨德4比3淘汰;而希拉尔则是小组垫底,6战2平4负,未尝胜绩。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中国呢?中国足球的现状与沙特相似,国内有高薪支撑,所以球员没有动力去海外闯荡。足协出台的U23新政,固然提高了各俱乐部年轻球员出场的机会,但是另一方面,也人为扭曲了U23球员在市场上的要素价格,进一步降低了本身水平就不高的年轻球员的留洋意愿。我相信,几乎所有的中资欧洲俱乐部的股东,都希望能有高水平的中国球员在自己的俱乐部效力,无论对于俱乐部的商业价值还是从为中国足球培养人才的角度,都是有益无害。

对于这样的局面,沙特足球当局也是非常失望,只能寄望“2030愿景”进行改革。在该计划中,和沙特各俱乐部息息相关的一条是“推行体育俱乐部私有化”,各俱乐部虽然是各王子的“玩物”,但目前理论上,依旧是国有。

  现在,海外的中资俱乐部有20家左右,而海外高水平球员的数量却处于历史的低谷。在工作中,我们的感触很深。当国内足球收入水平高速蹿升,留洋的待遇和国内相差很多,而且中国球员的水平很难在高水平联赛立足(近年不乏反面案例),更加难以说服国内的年轻球员,去接受不确定而低薪的海外挑战。目前这是一个结构性的问题,是否象沙特足协一样去限薪可能有待讨论,但是如何采取措施切实鼓励或辅助中国球员赴海外效力这是长久之计。

按计划,沙特体育总局(General Sports
Authority),希望在2020年前,完成球队的私有化,希望球队减轻债务负担,同时增加收入,而且收入来源更多更广。在总局看来,足球产业,将成为未来国家经济中积极的一部分,而俱乐部私有化是必须的步骤。

  这也更显示出张玉宁这种球员的可贵之处,他放弃了短期收益的暴涨,在职业发展上选择了延迟满足,坚持留在欧洲磨砺自己。所以当海牙俱乐部有机会与他合作的时候,我们迅速与他的团队达成了一致。新赛季的荷甲,祝小伙子顺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